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创立中央银行
·广州沦陷初期的航运
·广州华、洋火险业兴替简介
·华侨资本的五家银行
·英帝国主义侵华企业怡和公司
·张弼士与烟台张裕酿酒公司
·广州市制药业
·广东第一间蒸汽缫丝厂继昌隆及其创办人陈启沅
·抗日战争时期上海厂商的自保图存
·汇丰银行与陈廉伯操纵银业的活动
·我所知道的霍芝庭
·我所知道陈廉伯的几件事
·沙面洋商的组织、活动
·广东飞机制造(装配)厂
·华侨实业家张弼士史料
更多>> 
工商
中国第一家胶厂
邓仲仁

     邓仲仁同志是广州市工商联执委、荔湾区人民代表、区工商联副主委,曾任市二轻工业局副科长,今年七十岁,是第一家橡胶厂创办人之孙。

   中国第一家胶厂——广东兄弟树胶公司是我的祖父邓凤墀率领其子女与友人陈玉波创办的。邓凤墀是广州南基乡人,在创办胶厂之前,曾在广州开设恒昌盛木材店。他有子女十多人,二子兆璋(即我先父),三子兆珍,五子兆枢分别侨居越南和加拿大经营商业,九子兆鹏则随同其谊父陈玉波在新加坡谋生,其余子女皆在广州居往。陈玉波原是一位牙医,日常要用橡胶制成牙托,略懂一些制胶的知识,对制胶有一定的兴趣,恰巧牙医馆对面有一间由法国人开办的修补汽车轮胎工场,我九叔邓兆鹏设法在该工场弄到一小块橡胶半成品,经过认真分析和化验,证实该橡胶块是用生橡胶加上适量的充填剂,通过素练和混练,最后又经过加压加温而制成,所以该橡胶富有弹性、耐磨和有硫磺气味。这一化验使他们懂得了制胶的原理。当他们得知当时祖国还未有橡胶品生产时,就产生了回广东试搞的想法,适逢祖父邓凤墀亦有弃商转工的念头,也认为生产新兴橡胶工业制品会有前途,于是决定与陈玉波合作,并把在国外的儿子全部召回来,一齐参加工作。约在一九一九年,在河南龙导尾办起一间略具规模,用蒸汽机作动力的胶厂,定名为“中国第一家广东兄弟树胶公司”。该厂的技术方面主要由陈玉波和邓兆鹏负责,资金方面则由邓凤墀及陈玉波的亲戚张氏兄弟共同筹集,主要生产男装胶鞋底,用双飞箭标志再加上“中国第一家”五个字作商标。在未有生产胶鞋底以前,布鞋都是用布底或皮底,但布底不耐穿,雨天不能用,皮底则价格昂贵,而胶鞋底则兼有耐穿、防水和价廉的优点,因此,该厂生产的胶鞋底一经问世,即大受群众欢迎。可惜该厂开办不久,由于缺乏管理经验,没有注意安全生产,曾发生一次汽甑爆炸,工人受伤,当地街坊也有意见,后来被迫迁往河南鳌洲大街继续生产。

   两三年后,业务虽有发展,但股东内部意见分歧,于是拆股开投,结果为邓凤墀父子投得,并邀请其谊亲梁采南增资入股,继续经营。旧股东陈玉波及其亲戚张氏兄弟则在附近另设一厂,亦生产橡胶制品,名为“中国大一家”但该厂维持不久就结束了。

   兄弟胶厂所生产的胶鞋底,胶鞋踭,款式新颖,价廉耐用,因而销路日增,经常供不应求。当时厂方没有设立门市部,所有产品均直接批发给零售商(鞋店)。每天一早便有人在厂门口排队,等候厂方发一定数量的竹牌,凭牌取货,每牌供货多少则视前一天生产的数量而定,产品根本不用入仓。由于产品畅销,盈利不少,因而惹起了黑社会人物的垂涎,当时的省机器总工会主席李德轩就曾借故将邓氏扣押起来,勒索了巨款后才释放。经过这次勒索事件后,邓凤墀考虑到日后的生命财产没有保障,便忍痛把兄弟胶厂的大部份股权让给友人莫彦卿(河南大基头的鞋店主),从此兄弟胶厂变为合作胶厂;而邓凤墀本人则带领众子女于一九二三年迁往香港,在深水埗开设了广东兄弟树胶公司的香港分厂,由五子兆枢、二子兆璋分别为正副经理,九子兆鹏负责技术。为了增广知识和提高技术,约在一九二四年,邓凤墀派兆枢、兆鹏会同几个日本商人前去日本参观学习,得到有益的启发和帮助。回来后,他们在增加花式品种和改进生产技术方面大下功夫,除继续生产胶鞋底和胶鞋踭外,还增加生产男女装帆布面胶鞋,这些新产品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

   由于当时香港市场被洋人垄断,华资工厂难以发展,邓氏认识到只有投资国内才有前途,因此决定在上海另设第二分厂并指派邓兆珍为经理,邓兆鹏为总工程师,梁霭春(股东梁采南的儿子,解放后在广州复兴化工厂任厂长,现已退休)为厂长,于一九二七年由邓兆珍从香港带领四、五十名熟练工人作为基本队伍,前往上海,在杨树浦区荆州路租赁五间民房作工场,面积仅有400平方米。初时生产的全是黑色帆布面男装运动鞋,日产量为300——400双,产品主要销往湖北、汉口一带。由于产品质量好,业务发展很快,原有的厂房已不敷使用。两年后,在培开尔路租得属美国洋行所有的三层楼大仓库一幢作厂房,总面积达6000平方米,生产工人增至500——600人,日产量达到2000——3000双,在上海的华侨投资工厂中颇有名气。那个时候,上海的大中华、正泰等厂也正开始生产胶鞋,竞争相当剧烈。邓兆珍等人了解到女装胶鞋尚未有人生产,遂推出一种双层面以人造革作底、花呢作面的女装胶鞋,定名为“女学生鞋”,由于鞋面美观,款式新颖,一经面世就大受欢迎。随后,他们又了解到中、大学生都喜欢穿篮球鞋,但当时市面上只有捷克的拔佳球鞋和新加坡的陈嘉庚球鞋两种舶来品出售,(陈嘉庚鞋因工厂设在新加坡,其产品通过我海关进入市场,所以也算作洋货。)而且价格又是相当昂贵,每双鞋要售银洋6-7元,超出一般人的购买力。该厂便按照陈嘉庚球鞋的款式,并加以适当改进,在鞋踭部位多垫一块软胶,以增强其起跳时的弹力,而定价则比舶来品低一至两倍,因此国内的青少年尤其是大学生,都爱穿这种比较新颖又比较便宜的篮球鞋。该厂还配合形势和学生的爱国运动,以振兴国货为号召,大作宣传。一九三三年全运会在南京召开期间,南京分行的经理蔡济川(上海沪江大学毕业生,退休后居广州)邀请名导演蔡楚生编写一本宣传小册子,内有印刷精美的王人美等明星的照片和题字,在会场散发,并在会场的高处散发传单,拾获者凭单到南京分行购买球鞋,可享八折优待。同时又将赛场仅有的四块大广告牌全包下来,分别写上“兄弟球鞋”四个大字,非常醒目,引起全场观众的注意。随后一九三五年,全运会在上海举行期间,又举行了购鞋抽奖活动,在一间戏院内开奖,头奖为摩托车一部,亦哄动了一时。该厂除重视做好这些广泛宣传外,还在厂房顶上树立一个有“兄弟球鞋”四个大字的霓虹灯广告牌,距厂房不远的黄浦江上的轮船,经过此地时都能见到。经过多年的努力,“兄弟球鞋”四个大字深入用户,逐渐取代拔佳球鞋而名闻全国。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